當前位置 > 首頁 > 河南政法 > 正文

熱線:65851328-7053(網站) 信箱:[email protected]

外賣騎手被解雇 索要雙倍工資依法獲支持
  • 2019年05月01日 11:02
  • 來源:中新網河南
  • 責任編輯:趙暉
  •   回合制游戲,回合制手游,回合制網游5月1日電(記者 李貴剛 通訊員 陳磊 劉賀舉 )借助App平臺獲得的上門服務,讓消費者享受到了越來越多的便捷。而參與網約服務的勞動者卻正在遭受“身份”困擾——他們與簽約平臺到底是不是勞動關系?近日,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結了全市首例網絡用工關系認定案件,一名外賣騎手最終被認定與平臺存在勞動關系,依法獲得雙倍工資差額。

      不同意簽空白合同 他被公司開除了

      張某家住河南省夏邑縣農村,今年31歲,于2017年5月和兩名老鄉一同入職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成為外賣騎手。不過,他的工作地點并不在許昌,而是在上海,每個月底薪為3080元(需達到公司規定的月出勤量),外加提成(按接單量計算)、罰款、補助等。

      入職后,經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某站站長審批,張某開通了外賣App,每天在App上簽到。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則通過App對張某每月的出勤天數進行考勤,并根據出勤情況按月向張某發放工資。不過,雙方當時并未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

      就這樣,一年很快就過去了。2018年6月的一天,張某突然接到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郵寄給他的空白勞動合同,讓其簽訂。經過一番考慮,張某給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打電話,表示不能簽空白合同。對方稱,他不簽合同,公司就不用他了。數日后,張某被該公司開除。

      同月,張某向上海勞動爭議仲裁部門申請仲裁,請求確認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其與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存在勞動關系,并主張索要雙倍工資差額。上海勞動爭議仲裁部門審理后,依法支持了張某的仲裁訴求。

      一審、二審法院均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

      拿到裁定后,張某松了一口氣,殊不知還有兩場官司在等著他呢。

      2018年7月,由于不服仲裁結果,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向公司所在地法院——許昌市建安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公司與張某不存在勞動關系,且不應當支付雙倍工資差額。理由是張某為兼職,公司根據張某的跑單數向張某支付報酬,張某的手機由其自由掌控,公司并不能強制騎手接單,故雙方不存在勞動關系。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張某提交的工作時用過的騎手App截圖、出勤記錄、工資流水交易明細顯示,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被告張某為原告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職員工,原告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根據被告的出勤考核情況按月為被告張某發放工資,故原、被告之間形成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雙方雖然未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但是存在事實上的勞動關系。據此,一審法院依法判決原、被告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由原告支付被告雙倍工資差額33880元。

      一審宣判后,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后依法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 用人單位應支付雙倍工資

      “此案是我市兩級法院辦理的首例網絡用工關系認定案件。認定網絡用工是勞動關系還是勞務關系,我們嚴格依據兩種關系區分標準,具體案件具體處理。本案爭議焦點為雙方是否存在事實上的勞動關系。所謂事實的勞動關系,是指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雖然未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但是雙方之間自用工之日起,符合《勞動法》《勞動合同法》意義上的勞動關系,勞動者受用工單位的指揮、監督、管理,具有《勞動法》語境下的人格依附性、經濟依附性、組織依附性。”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承辦此案的法官說。

      法官提醒:張某雖然未與許昌某科技有限公司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但是與該公司已形成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故存在事實上的勞動關系。在用工初期,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最好書面明確用工關系,既不惡意規避《勞動法》,也不要有意模糊雙方之間的關系性質,以避免爭議的產生;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后,一定要及時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否則將面臨支付雙倍工資的風險。 (完)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王者荣耀小乔